主页 > Y生活墙 >只是一点点国家大事:《少女有点事》 >

只是一点点国家大事:《少女有点事》

2020-06-23


只是一点点国家大事:《少女有点事》 

  《少女有点事》的原文标题是Une colonie,「殖民地」,直接了当的标题令人感到好奇。

  这部加拿大电影讲述的是一名少女的成长故事。蜜莉雅生活在魁北克的乡下地区,在十二岁这年升上中学,每日搭乘校车往城里去。蜜莉雅带着土气的打扮,踏入同学之间早熟的派对,初尝了酒精与性的禁果。正当蜜莉雅感到自己格格不入,她也在课堂上发现另一个孤僻的少年──具有原住民族身分的吉米。蜜莉雅与吉米都来自乡村,同样难以适应校园生活,相同的处境使两人越走越近。然而,随着她们一点一滴学习北美殖民的历史,双方的距离却逐渐显露出来……

  在柏林影展上,《少女有点事》赢得了新世代儿童单元水晶熊奖,一个由儿童担任评审的奖项。这部电影能够获得孩子们的喜爱,并不令人意外。《少女有点事》只有一百分钟左右的篇幅,却处理了青春期的许多烦恼,从校园压力到家庭失和都有所着墨。在那个爱照镜子的年纪,银幕上的蜜莉雅反映了少年少女的心事,显然能够引起年轻观众的共鸣。而电影对于殖民主义的反省,自然也具备了艺术电影的深度。

  除了欧洲奖项的光环之外,《少女有点事》其实也带有浓厚的美式风味,令人想起红极一时的美国YA片。YA是Young Adult的缩写,也就是青少年的意思。这类电影以青少年为主角,上演美式的高校生活,大多是搞笑大于爱情的浪漫喜剧。《少女有点事》的场景虽然是加拿大的校园,但也出现了许多经典的YA片要素──并排的置物柜串连起人际关係,俗气女孩想要加入「辣妹」小圈圈,万圣节舞会的高潮戏码──这些都令人想起琳赛.萝涵的《辣妹过招》这部恶经典。华语片名翻作《少女有点事》,同样捕捉了YA片的味道。

  《少女有点事》获得了欧洲影展的认可,又展现出美国类型片的根源,似乎游走在光谱的两端。这或许并不奇怪,毕竟魁北克本来就是北美稀少的法语区,被称作「欧洲与美洲的十字路口」。历史上,魁北克本来是法兰西的殖民地,居住着来自法国的移民。随着殖民地割让给英国,加上美国革命与加拿大独立,这块地方的命运不断流转,最终成为加拿大的一个省份。保留着相对少数的法语人口,魁北克成为了北美英语文化圈的一座孤岛。

  身为两种语言的交会地带,魁北克与其说是交通顺畅的十字路口,不如说是冲突不断的战场。虽然魁北克多次追求独立,却始终没有成功,当地居民的立场总是摇摆不定。从电影里看来,新世代的孩子也透露出英语文化的影响,至少她们的学校生活就充满美式元素。而《少女有点事》虽然有着欧洲电影的笔触,却採用了美国类型片的模式,早已透露出这种暧昧性质。

  电影里的万圣舞会桥段,最能说明不同语言文化的摩擦。为了参加万圣舞会,蜜莉雅跟着朋友打扮成五佳人(Fifth Harmony),一个美国的女子歌唱团体。一行人盛装打扮前往舞会现场,车上拨放着英语的饶舌歌曲,她们也就兴奋地跟着唱。蜜莉雅不懂嘻哈音乐,只能尴尬地对嘴唱;但她的朋友也不是真的会唱,不过是学个样子而已。遇到速度太快的饶舌段落,她们只会哼着没有意义的音节,勉强呼咙过去。在饶舌歌曲的英语词彙扫射之下,这些孩子只能被打入濒临失语的境地。

  美国YA片的常见主题是宅女模仿辣妹,但《少女有点事》的这群辣妹何尝不是模仿美式文化的时髦形象?不只是乡下的蜜莉雅要学习城市里的穿着打扮,这些城市少女也得在舞会上扮装成美国偶像,形成一重又一重的模仿关係。万圣节的面具不只一层,后殖民的变装游戏永无止尽。

只是一点点国家大事:《少女有点事》

  当我们揭开最后一层面具,才终于见到原住民族的面貌──在万圣舞会上,吉米穿上大卖场买来的服装,打扮成「印地安人」的形象。

  这篇文章一开始就提到吉米这个角色,原本也想讨论这部电影如何呈现原住民族,没想到说明魁北克的历史就花去了大半篇幅。实际上,这可能也透露了当地原住民族的处境──大多时候,他们都被排除在政治议程之外。英语和法语的斗争已经没完没了,其他族群的声音也就难以浮上檯面。在一层层的殖民结构之中,原住民族处在最底层的位置,始终难以翻身。

  吉米虽然是这部电影的主角之一,戏分不算少,但是他在片中也常常遭到忽略。吉米在学校里没什幺人缘,本来就处在大家的视线之外。当老师在课堂上提到北美的殖民历史,吉米的在场也没有使同学多加留意。在那场戏中,老师请同学讨论课文,一位身材壮硕的男孩就引用课本上的殖民者话语,做出一番嘲弄意味的回答;必须注意的是,课文内容不是歧视性的言论,反而是要说明当时欧洲人的偏见。当下吉米就跟这名男孩槓上,下课后也在走廊上找他算帐。看到对方不打算理会他,吉米又呛他是娘娘腔,结果还是没有挑衅成功。到头来,是吉米自己先动手的,而且还把人高马大的男孩压在地上痛打。

  这场戏也偏离了校园电影的套路。男生打架虽然是常见的桥段,但通常伴随着高度的戏剧张力。在这里,镜头却没有特写干架的场面,反而是透过蜜莉雅的视角远远旁观。何况这场架一点也不精彩,对方根本没有还手的力气,只能被吉米单方面殴打。更重要的是,对方一开始就就不想动手,面对「娘娘腔」的羞辱也不动声色(照理说,这种身材健壮的角色形象,会特别在意男子气概才对)。这对吉米来说毋宁是最大的羞辱。这里表现的不是明显的歧视,而是一种根本的忽视;正是因为这种忽视,历史课的内容明明「政治正确」,却还是变相成为一种压迫。

只是一点点国家大事:《少女有点事》

  整部电影里最可怕的忽视,或许出现在结局的段落。到了最后,蜜莉雅与吉米已经成为知心好友,蜜莉雅却不得不搬家离开乡下。在蜜莉雅準备搭车离开的一幕,我本来预期吉米会现身,给蜜莉雅一个浪漫的道别;没想到,车子就这样开走了,一个镜头都不给吉米。电影的最后一幕是蜜莉雅写信给吉米,但也没有拍到吉米的身影,只有蜜莉雅一个人独白的画面。

  这时的蜜莉雅走在树林间独白,提到自己在新城市里认识许多朋友,大部分是来自世界各地(身为移民天堂的加拿大)。最后蜜莉雅举起手,比出手枪的手势,在心里对吉米说:「如果我变得跟这些城市人一样,你就杀了我吧。」卸下美国偶像或欧洲贵族的扮装,蜜莉雅最终模仿的竟然是原住民族的狩猎姿态。电影至此戛然而止,模仿游戏却没有结束,在Une colonie的简洁标题下,仍有许多话可以说。

电影资讯

《少女有点事》(Une colonie)- Geneviève Dulude-De Celles,2018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