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Y生活墙 >「Go粉」变最强推销员 13人团队打造超潮品牌 >

「Go粉」变最强推销员 13人团队打造超潮品牌

2020-06-11


「Go粉」变最强推销员 13人团队打造超潮品牌 从视觉、字体、App介面、广告到Gogoro Wonderland,每一个环节都坚持不妥协。Gogoro行销团队笑称自己就是广告公司,他们就是要走一条不一样的路!
 

六月二日,北台湾遭暴雨袭击,新北、基隆多处淹水,在大家关注灾情之余,一部标题为「狂! Gogoro变水上摩托车路人超傻眼」影片不断被媒体推播,一辆Gogoro在积水的「河道」中奔驰,黄水哗啦啦地从车体的两侧飞溅。巧的是,路边恰好有另一位车主,哀怨地推着自己的传统机车。这则新闻,意外凸显出电动机车的防水性能,成为Gogoro最好的宣传,而且如此成功的行销所花费的成本竟是,零元!

Gogoro品牌能在两年内窜红,拥有上万名Go粉,在年轻人眼中成为「潮」的代名词,成功扭转电动车只是菜篮族代步工具的印象,除了Gogoro创办人陆学森,幕后还有一群功臣,他们是一个平均年龄三十岁、十三人的小小团队。

他们不靠外包、不找代言人,大小事全都自己来;他们靠的是费心经营社群的努力,以及所建立超越品牌的「核心价值」。「我们将对能源环保的热情变成一种信仰。」睿能科技行销总监陈彦扬在接受本刊专访时,直接说出了他们的理念。

Gogoro行销就是看準了这一点。

七成销售靠口碑非故障摔车也处理,收服车主

陈彦扬表示,移动代步的方式很多,但能源选择却是一种价值观的表现,「可以彰显自己对于环境的认同。」

「不过,我也很清楚,乾净环保是个无聊,让人有压力的议题。」陈彦扬坦言,为了扭转刻板印象,他们主打「Fun Energy」的概念,要建立好玩有趣的形象。不管是脸书的Gogoro Fan Club,还是Line band揪团群组,Go粉每周都会举办活动,从中找到相同价值观的朋友,自然而然形成群众文化。

其实,这并不是新作法,提到「车主俱乐部」,大家会先联想到象徵怀旧雅痞的义大利经典摩托车伟士牌(Vespa)。早在一九四六年成立的伟士牌,花很多年凝聚用户,也带起欧洲机车文化。但Gogoro才两年,就发展出自己的社群,「伟士牌车主都很喜欢伟士牌,不过我们不只有风格,还多了环保的价值及改变世界的信仰。」陈彦扬自信地说。

上个月为庆祝母亲节,Gogoro推出以母亲形象为主题的影片,访问许多妈妈车主。「我发现她们都有一个共同价值观,希望下一代能活在乾净的环境。」陈彦扬说,她们不只是认同Gogoro,更想尽一份心力让PM2.5 下降。

对Gogoro来说,车主是最好的销售媒介,陈彦扬不讳言,Go粉们都自愿「传教」,透过口碑行销,像粽子头一般,一个拉一个加入。陆学森更表示:「我们近七成的销售是靠推荐。」

与Go粉的良好沟通,是社群经营成功的原因。「我们会重视车主的每个意见回馈,不论好坏,他们在意才是最重要的。」他说。这句话充满玄机。

两年前,Gogoro推出之际,真是被网友骂翻了,从外观、安全到定价,没有一项满意,讨论串中不时出现车主的批评。去年三月,一位车主在Gogoro官方论坛留言,怀疑是车子故障害他摔车。

Gogoro团队立刻着手处理,还到现场实地勘验事故原因,积极与网友沟通,让消费者安心,连当事人都愿意再次po文澄清事故与车子无关。

所有设计自己来不被数字绑架,要让体验变好玩

前睿能行销副总彭明义受访时说,Gogoro在行销上,有更多是车主做的,「其实每位车主都有自己的故事,当那些故事被看到时,就是最好的宣传。」他一语道出社群经营的精髓。

「早些年很多人都认为行销就是做出光鲜亮丽的广告,近些年数位媒体崛起,大家认为行销就是疯狂追求表面的数字,或是化身脸书上的小编。」陈彦扬话锋一转,「我们不被数字绑架,数字会告诉你广告成效、网站转化率,却没办法告诉你Gogoro Wonderland为什幺这幺好玩,让消费者来玩八次都捨不得回家。」他强调「内容」的重要性。

「Wonderland中的每一项东西,都是我们自己设计、自己打模製造的,就因为不愿意妥协。」陈彦扬强调,品质与细节对行销人非常重要,要让体验变得好玩,必须费尽心思。他说,他们不停在做的,是缩短与消费者认知上的出入,让 Gogoro变成与大众更亲近的品牌,「我们不会称这个『差异』是误解,反而是检视我们如何影响更多人的契机。」

初期,他们曾因定价错误跌一跤,这次Gogoro二系列的低价战略也引发争论。彭明义在脸书上写到:「你我身为逐渐被国际市场边缘化的台湾队一员,真的该为他们持续的努力鼓掌,毕竟创业维艰,一切从零开始,睿能上下许多人是如同信仰般地燃烧热情,方能步履蹒跚行至今日。」或许,所谓的Gogoro行销学,就是将热情传达出去,这幺简单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