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C生活家 >狂迷冲出香港挑战难度裸辞攀石游历名山 >

狂迷冲出香港挑战难度裸辞攀石游历名山

2020-07-23


狂迷冲出香港挑战难度裸辞攀石游历名山 狂迷冲出香港挑战难度裸辞攀石游历名山 狂迷冲出香港挑战难度裸辞攀石游历名山 狂迷冲出香港挑战难度裸辞攀石游历名山 狂迷冲出香港挑战难度裸辞攀石游历名山 狂迷冲出香港挑战难度裸辞攀石游历名山 狂迷冲出香港挑战难度裸辞攀石游历名山

攀石自从入选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的比赛项目,不少香港攀石好手摩拳擦掌,纷纷加强训练,期望能在明年代表香港出战奥运。攀石高手刘绍基(Gary)近半年亦积极加强训练,每星期操六日,甚至辞去工作全情投入;不过,他的努力却并非为了出战奥运,原来只为即将开展的攀石之旅。即使只是玩,他也要玩得专业!

要形容Gary,他肯定属于超级攀石迷,为了提升自己的攀石技术,他可以很疯狂地训练;为了出国挑战高难度的石墙,储够了钱便会辞去工作,离港游历世界各地的名山石墙,更两度展开为期长达一年的攀石之旅,然后才回来工作储钱及训练,为新的旅程作好準备。现时他又再次辞去工作,专心训练攀石技术及体能,为即将展开的攀石旅程做好準备。

最难得的是,他的攀石嗜好一直获太太Sam全力支持,甚至放下工作陪他一起出发。虽说二人结缘于攀石墙,但很多时候为了将来的生活,背后的女人或会变得精打细算。「将来的事太难预测,现在不去,他日老了体能差了,已未必能够攀上那些石墙;而且可能还有其他事发生,到时自己想去也去不了,后悔也太迟。」Gary及Sam异口同声说。

一星期练足6日 乐在其中

在Gary的生命中,攀石佔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。大约在2005年,朋友介绍他试玩攀石,他很快便爱上这运动。「可能自己有少少天分,比起其他人较快掌握到某些攀石技巧,教练便邀请我接受专门训练,除了教授各种攀石的技巧,亦会做很多负重的体能训练。」Gary说以往的攀石训练不似现时般科学,以引体上升为例,现时会因应所需训练的肌肉,而调整双手握桿的位置、下身动作的配合等,但以往则只靠增加引体上升的次数或负重量去操体能。「因为太喜欢攀石,我每星期可以练足六日,所以技术提升得很快,约一年已可应付7b级别难度的路线。」而现时能完成8c难度的香港人十只指头已可数齐,曾试过完攀8c+的就更少(攀石难度等级标準见另文),而Gary就是其中之一,他说全赖自己能够挺过这些看似沉闷、实际上乐在其中的训练,因为他实在太渴望尽快提升实力,挑战更高难度的攀石路线。

忍不住问他除了攀石,平常还有什幺嗜好,Gary想也没想便说没有。「如果要做到某些目标,例如挑战grade 9的难度,其实真的没有太多时间。」之前在澳门工作,他每天下班后就是回家训练三四小时,并试过在家裏及附近的攀石中心自建训练石墙,增加训练的效率。他说以往也会上网看有关攀石的影片,了解其他国家的天然石墙资讯,「但因为看来看去也只得那些,加上可能现时大家也习惯速食,影片只会节录某几个位的片段,对了解整条路线的帮助不大,感觉上很浪费时间,所以现在已没看了」。就连参加攀石比赛,Gary也觉得浪费时间,「以前试过参赛,也拿过冠亚军,但因为参赛者要轮流爬,参加一天赛事可能只爬到一两次,期间就只能一直等」。寡言的Gary说等待的时间很闷,而且每个参赛者只得一次机会,如果无法完成,也不可再尝试其他解决方法,难受的感觉绝对会比技不如人更高,所以他不再参赛,只是一味练习。

重複攀爬 累积经验

自从2008年去了第一次攀石之旅,Gary便计划两年后再出发;可惜有天他突然拉伤腹部,连牀也无法下,足足要休息四个多月才可重新训练,所以唯有将旅程延迟,「当时情绪真的有点低落,但经过约四个月操练,发现已差不多回复状态,于是在2013年又再出国,今次更去了欧洲多个国家,例如法国、西班牙、英国及保加利亚,尽情享受攀石的乐趣」。他会在每个地方停留约两个半月,「其他朋友有工作在身,可能只能逗留两个星期;但如果想解决当地一些grade 8以上的路线,其实未必足够,因为首先要适应当地的气候及环境因素,由一些grade 7的路线开始爬起,调整身体状况后才会更有把握」。

当成功解决了一条路线,一般人都会急着挑战另一难度,Gary却会在同一路线上重複攀爬,例如香港约20条难度介乎8a至8b的路线中,他差不多解决了九成多,而且更重複爬过多次,「好像东龙岛其中一条路线,第一次完成时我觉得很困难很辛苦,但随着攀爬的次数增加,我发现之后已可用较轻鬆的方式完成,然后又会试着减少休息次数,或专拣更细更难的攀岩点借力,即使爬同一条路线,每次也会有新的发现」。

这些新的尝试,让Gary更了解身体可以做出那些动作,累积经验值,「将来面对外国的陌生石墙时,就可有更多方法应对」。的而且确,选择留在comfort zone,或许可以一道板斧驾轻就熟地解决问题;不过人生岂会有长远的「安全地带」?多几招杀手锏,自然更有着数。

攀石装备

(A)安全吊带(harness):用以连接主绳,其设计有助分散下堕时的冲击力。 (B)攀石鞋:可将脚的力量集中到脚尖上,即使落脚点很浅或小也可施力,穿着时非常贴脚。 (C)镁粉袋:用以放置吸收手掌上汗水的镁粉,令双手保持乾爽,增加摩擦力。 (D)快拆扣(quick draw):可让攀岩人士快速将扣挂入石墙上预先设置好的确保点(bolt),可缩短失手时的下堕距离,减低受伤风险。 (E)确保器(belay device):用以连接主绳及安全吊带,可增加主绳的摩擦力,在失手下堕时有减速的效果。 (F)主绳:主要用于连接攀登者与保护者之用,当攀石者向上爬时,下方的保护者除了要放绳让他移动,亦要即时放鬆或收紧主绳,确保对方可活动之余,失手时亦不会下堕太多。

石墙小知识﹕石墙难度分9级

为了给石墙难度分级,在攀石运动的发展过程中,各国的攀石爱好者均发展出一套难度系统评分标準(如法国、美国、英国、澳洲、南非等)。当中最为流行的有法国及美国两套系统,文中提及的难度级别,就是以法国系统为标準。这项标準将石墙的难度划分为9级,每级之间又以「a、b、c」区别,a较容易而c较难。如难度介乎三者之间,便会再加上「+」去标示。现时世上难度最高的天然攀石路线,是于挪威Flatanger的一条45米长路线「Silence」,它的难度达9c级别,亦是全球唯一一条9c路线。

由首位完攀路线者评级

要为攀岩路线评级,一般是由首位完攀这条路线的人给出评价,评级标準为攀石路线上有多少难关(bouldering problem)要解决,这便牵涉到攀爬动作的难度、可供借力的攀岩点大小及多寡、休息位置的数量等。不过,难度评级也并非一锤定音,其后完攀这条路线的人也可以给予评价,所以难度有可能会再作调整。以上述的Silence为例,由于直至现时为止只得捷克的攀岩高手Adam Ondra一人完成,所以日后如有其他人完攀,难度便有可能会被降至9b+,又或调升至9c+。

现时香港有不少室内攀石中心,内裏设有不同难度的人工石墙,供初学者学习及让攀石爱好者练习,其中位于北角的攀石中心Verm City(www.vermcity.com),更设有不同的运动攀登设备,例如须佩戴安全攀石装备的高墙,以及只需要保护软垫的抱石(bouldering)墙。

美术/谢伟豪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